李进:中央企业应该在“一带一路”上建“样板房”

5月8日,见习记者刘世明在国家新办关于中央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共建的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青介绍,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以来,已有47家中央企业参与、参与或投资或与地方企业合作共建1676个项目。

“1600多个是重大项目。事实上,有成千上万个大大小小的项目涉及到中国企业。

中国企业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李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国有企业在“一带一路”项目建设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尤其是中国交通建设、中国铁路建设、中国铁路建设、中国能源建设和中国电力建设等国有企业,已经承包了98%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领导者和领导者。

作为企业领域的资深专家,李进表示,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三年来,国有企业从“一体化”到“一体化”,再从“一体化”到“共同化”实现了跨越。他们在经济和文化上与当地人互利。

但与此同时,李进认为“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总体布局和总体布局中仍有相当空的房间,建议建设更多的“样板房”,为更多的企业提供参考经验。

中央企业开始实施“出口标准”:据你观察,中央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发挥了什么作用?李金:总的来说,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着突出作用,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交通、建材、通信等领域。

如果把中国企业“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比作航空母舰,中央企业是旗舰,发挥主导作用,地方国有企业密切跟进,民营企业与外资企业的合作格局正在形成,民营企业的比重也在逐渐增加。

国有企业“走出去”的意义是什么,到目前为止取得了什么成果?李进:国有企业的“走出去”经历了一个变革的过程。主要有三个变化。一是从别人“进去”到“出去”。二是从“产品”到“产能”的“走出去”。三是单方面走出去,合作共赢。

我自己的结论是,这是一个从“沟通”到“整合”以及从“整合”到“共同”的过程。中央企业经历了这三个阶段。

就内容而言,资本、技术、设备、标准和人才都在走出去,其中“标准走出去”是最重要的,标志着中国制造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过去,西方标准是主要标准。现在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中国的绿色环保标准可以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成为新的世界标准。这一艰难的变革非常重要。

三年后,国有企业取得的成绩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市场更广阔,经济数字和投资利润大幅增加。国外市场开放后,资源可以在世界市场上配置。第二,经济结构也有所调整。产能过剩已经消失,将“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创造”,加快了国有企业的产业升级和技术升级。

“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过去接受法国、英国和日本的高速铁路技术。现在他们接受了中国的技术,这反过来又对国有企业自身能力的提高产生了刺激作用。

关键是文化融合:“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开展文化品牌推广的好机会。那么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的形象普遍经历了哪些变化?李进:文化融合是决定“一带一路”最终成功的关键因素。

我们可以回顾,一些老牌国家需要30年才能“走出去”,实现文化融合。

19世纪末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来到中国掠夺中国资源并出售他们的产品,在中国引起强烈的反抗和激烈的文化冲突。

后来,他们吸取了教训。20世纪20年代末,他们用了大约20到30年的时间在中国建立了自己的学校、医院、铁路和教堂。

短期的力量只能渗透,长期的整合。

不熟悉当地文化,不知道如何与当地社会合作,任何项目都不会持续很久。因此,有必要与当地社会建立命运共同体。

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有一些例子可以说明,长期扎根的地方建设可以带来文化“同化”效应。

例如,中国铁路建设和中非建设有限公司的曹宝刚,通过10多年的铁路建设和参与尼日利亚当地工程救援工作,赢得了当地人的喜爱,并被授予局长的头衔。

当前的“中国威胁论”主要来自欧美国家,他们传播这种说法的方式主要是通过讲故事。

这正是我国政府和国有企业在推广跨文化形象时需要学习的。我们不仅应该说我们有多优秀,还应该讲更多关于我们的中国工人和当地人民之间文化融合的故事,以表达中国人民的善意和善意,使其他人能够接受我们。

建造更多的“样板房”:“一带一路目前在总体规划的哪个阶段?趋势是什么?你认为我们将来可以关注哪个方向?李进:“一带一路”是中国的长远规划,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生命线。

正是因为文化融合是我们的生命线,人性相似,利益共建共享。这不是一夜之间的事,而是只有通过长期坚持才能实现的。

目前,主要有两种趋势。一是从基础设施建设向装备制造业的过渡。起初,大部分建设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由大型国有企业中央企业牵头。然后私营企业将逐渐增加。二是从引进到合作共赢的过渡。起初,我们主要是投资,但当然也遇到了一些投资和经济风险。

但从中期来看,我们希望实现互利共赢。

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外合作项目会涉及大小问题,需要一些经验借鉴。

我们应该加强总体规划,建设更多的“样板房”

例如,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瓜达尔港许多项目的收入都是一个问题。中巴铁路建设的可行性;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冲突;旁遮普省和俾路支省之间的利益纠纷;巴基斯坦各种政治力量的平衡;中巴经济走廊与新疆发展战略的协调:中国、美国、俄罗斯和印度围绕巴基斯坦等形成的大国博弈……另一个例子是白俄罗斯的中白工业园区,它可以为以后的建设留下很多经验。

每一个问题都是一个信息库,我们通过解剖麻雀来总结,成为未来“一带一路”建设中解决问题的蓝图。

从浅到深,取长补短,传播宝贵的经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