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移行业的第四大光环已经过去:谁在志高控股的危机中跳船逃生

经冲到行业第四的志高控股(00449.HK)近期似乎无暇来实现自己要造世界上最好空调的豪言,更无空顾及自己预计到2020年要实现的千亿营收目标。

眼下正是空调行业的销售旺季,但近日志高的卖地、卖股却相继宣布延期向股东寄发通函。

这意味着志高的“卖卖卖”无法快速变现。

在这背后,志高频频传出资金链紧张的消息。

有熟悉志高的空调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据其了解“志高的资金此前一直比较紧张,只是在去年爆发出来了,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6月25日,记者拨打志高控股2018年财报公布的内地投资与证券部电话,接听人士表示该处目前是律所驻场办公,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记者向志高公布的IR邮箱发去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回复。

志高公关方面此前还间接对记者表示,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一切信息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通函寄发延期背后志高进入了卖卖卖时节,但目前来看进展并不算快。

其中有8亿元来自于对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胜利村404亩工业用地,以及两栋存储原材料厂房的出售和拆迁补偿款。

对于目前市值仅刚超过7亿港元的志高来说,这桩交易构成了非常重大出售事项(VSA)。

志高预期该交易寄发通函的日期将延迟至7月31日或之前,这意味着需要批准该交易的股东大会的召开时间也将延期。

这桩交易被外界指责志高在“卖地求生”。

但看起来卖地的外在原因是志高被纳入了当地政府的工业园连片改造项目。

在6月17日当地政府举行的三大千亩级工业园连片改造项目推介会上,志高还与粤港澳大湾区产融投资有限公司就工业园连片改造项目合作进行了签约。

后者也是这桩交易的买方,粤港澳大湾区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母公司。

另一桩寄发延期的通函是关于志高暖通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志高暖通)40%股份的转让。

据记者了解,这桩3月31日宣布的交易虽然已被获许不需召开股东大会,但已经是第三度延期向股东寄发通函。

志高控股表示,延迟缘于公司需要额外时间编制及定稿本集团的财务资料等,特别是本集团的负债声明及营运资金充足声明等,预期通函将于2019年7月19日或之前寄发。

志高控股此前宣布将以2.04亿元的价格将志高暖通40%的股份出售给金和益公司以及王峰、马俊霞和童志军三位自然人。

企查查显示,金和益公司由志高暖通总经理张权夫妇全资持有。

上述三位自然人也均为志高暖通高管。

交易完成后,张权将通过金和益持有志高暖通55.4%的股份。

志高控股将仅余30%的志高暖通股份,志高暖通也将剥离志高控股的报表。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记者表示,交易相关的通函不提交股东,说明该交易存在一定瑕疵,可能引发监管问询或股东反弹,所以迟迟无法推进。

他认为,“当整体业绩疲软时,从上市公司转让重要比例的优质资产给该资产负责人,虽然并不违法违规,但转让价格是否公允、转让方是否合理、转让时间是否会对上市公司业绩造成更大负面冲击,这都可能是导致其通函迟迟没有推进的原因。

”商用空调板块跳船逃生?如果说“卖地”是搭上粤港澳大湾区改造的顺风车,志高控股出售志高暖通股份则有些出人意料。

因为相比家用空调业务的惨淡业绩,占集团营收不足两成的志高暖通前景更为外界看好。

志高暖通主营商用空调,成立于2011年。

2018年财报显示,志高商用空调当年售出35.6万套,增加14.1%。

当期商用空调的收入则上升18.6%。

此外,2018年志高商用空调产品4813元的平均售价上升4%,当期税后净利润约为6463万元。

作为参照,占据志高控股营收近7成的家用空调业务,2018年销售量和收入双双下滑超过20%。

而志高家用空调产品1459元的平均售价在2018年仅小幅上升了1.1%。

一位接近志高的空调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商用空调股份卖给张权的价格很便宜,但卖给他的条件是张权要来接管家用空调业务。

他透露,因为志高家用空调的亏损比较严重,政府曾出面代管了一阵子。

他认为,从志高参与上述园区改造来看,当地政府还是希望能保住志高。

但需要提及的是,有两个来自不同渠道的信源都告诉记者,张权此前确实去了家用空调办公,但感觉难度比较大,已经回到商用空调。

而对于志高暖通股份转让的进展,截至记者发稿还未收到志高控股方面的回复。

据记者了解,张权在进入志高之前,曾担任美的中央空调事业部总经理。

当初成立志高暖通时,他便通过金和益公司持有志高暖通30%的股份。

上述空调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张权等美的系来到志高之后的前几年并不是特别顺利,志高的品牌拉力、渠道基础等确实也与美的有不小的差距,因此走了不少弯路,没实现太大增长。

但他表示,商用空调业务随后做了很多务实调整,采取小公司模式,算是步入正轨。

据记者了解,志高商用空调的生产体系、渠道等跟家用空调几乎完全独立。

此外,志高商务空调的OEM订单,尤其是海外订单规模较大,部分中央空调行业冷水机市场的头部厂商也均由志高代工它们的多联机。

上述空调业内人士还对记者分析称,志高商用空调的形势好于家用,除了企业经营的关系还跟市场属性有关系。

“家用空调整体在走下坡路,拼的是存量市场。

商用空调则还是持续往上走的态势,处于发展期。

”沈萌则认为,香港市场的投资者相对机构化程度很高,志高的股价反映出投资者的看法,这也可能是商用空调负责人敢在此时冒险买下优质资产的原因,“或许是为了让这块优质资产从上市公司快速跳船逃生。

”截至记者发稿,志高控股的股价为0.084港元。

资金链危机这两桩合计超过10亿元的交易相继延期寄发通函,意味着志高控股短期内无法用这些资金来缓解紧张的资金链。

志高控股此前在2018年财报中称,其一般在每年年中及年末的资金需求短暂较高。

此前,志高曾宣布将安排“卖地”所得款项的九成用于购买原材料,5%用于营销,还有5%用作一般运营资金。

而对于出售暖通股份的资金,志高则宣布用作一般营运资金,以增强资金状况应对即将到来的空调销售旺季。

一般营运资金的频繁补充,从侧面反映出志高的资金链紧张程度。

此前网上流传的一份志高关于今年3月工资发放的文件显示,其资金极度紧张,总体经营绩效已经连续数月为负。

这份文件规定,除了月薪低于六千的员工足额发放外,其余员工工资均被打折,并称此方案将执行至经营情况好转。

2018年财报还显示,截至2018年末,志高控股的营运资金为2.57亿元人民币,比2017年同期下降66.7%。

此外,2018年末志高控股的现金及银行结余比去年同期减少人民币3.21亿元。

在资金减少的同时,志高的融资成本则在上涨。

财报显示,2018年度其融资成本较2017年同期增加约20%。

财报显示,2018年志高控股透过银行贷款及融资租赁资金等各种财务安排为其业务营运取得资金。

2018年末,其所动用短期及长期借贷结余共计17.5亿元。

当期融资租赁负债约为人民币2亿元。

但这部分资金不足志高控股当期综合负债的1/4。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其综合负债总额为人民币81.67亿元,比2017年同期收窄1.5%。

上述空调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志高出现的持续资金链问题不能理解,因为志高家用空调2018年四百多万台销售量的规模并不小。

据其了解,比志高销售规模小的多的美博、月兔等空调企业在2018年的销售量都实现了增长。

份额去那儿了志高曾经是空调行业的一匹黑马,一度紧跟格力美的海尔之后,冲到家用空调市场份额第四。

志高创始人李兴浩还不时隔空叫板格力,放言决心追赶海尔。

2009年7月,志高控股正式在港股挂牌。

但它此前的行业地位如今已经不复存在。

奥维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家用空调的销售量达到5703万台。

以此粗略计算,433万台志高家用空调的市场份额大概为7.6%。

业界认为志高目前在家用空调行业排在行业七或八的位置。

2018年似乎是志高的“水逆”之年。

除了市场份额缩水外,曾在上年跨过百亿营收门槛的志高控股,2018年营收仅有92.3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4.4%。

更重要的是,2018年志高控股还转盈为亏,年度净亏损为4.8亿元,同比下跌1109.2%。

当期志高家用空调产品的毛利率也由上一年的15.2%降至10.3%。

志高控股在年报中将之归因于全球经济不好、原材料成本增加以及销售成本增加等。

但另一位熟悉空调渠道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两年整个空调行业的原材料、人工成本确实上涨较多,但大家都是一样的,并不是只针对志高涨价。

作为参照,2018年格力空调的毛利率为36.48%,同比略降0.59%。

美的暖通空调产品的毛利率当期为30.63%,同比上升1.59%。

海尔空调2018年的毛利率为31.72%,比去年同期微降0.11%。

而此前与志高同在空调二线军团作战的奥克斯,2018年营收已经达到860亿。

但将志高的问题仅归咎于2018年有些偏颇。

2015年,已退居二线四年的志高控股创始人李兴浩再战江湖,重新操盘志高空调的国内营销。

在他复出的前一年,志高2014年营收只有92.3亿元,同比增长0.5%。

除了家电补贴停止外,这位熟悉空调渠道的业内人士认为,志高的问题与其近年来的渠道策略、经营策略有很大关系。

他告诉记者,志高这几年没有抓住电商渠道这一波兴起,对于线下渠道来说,又没有做太多的变革或整合。

“志高对电商的态度点像之前的格兰仕,想全力往线上做又怕冲击线下,反反复复。

”李兴浩此前曾雄心勃勃的提出了志高要在2020年实现千亿营收的目标。

但眼下来看,志高2020年要保住百亿营收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