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民主的前线:中国香港在鱼卵革命后“改变了日子”

2016年2月16日,当地民主阵线发言人梁天奇(左)回应冲突称,中国香港在骚乱后发生了变化,因为市民对政权的镇压不满。

(粤语林箐照片)2016年2月16日,同样是新界东立法会补选候选人的梁天奇,因措辞不当,拒绝免费邮寄选举邮件。

(林箐广东集团)旺角骚乱发生在一周前。发起此次行动的当地民主阵线发言人梁天奇对冲突做出回应,称民众对政府的镇压不满。他形容中国香港在骚乱后发生了变化。他不介意中央政府暗示他们是分离主义组织。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饶葛平认为,旺角骚乱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这一事件使得中国香港有必要推动23项立法。

(林箐报道)当地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奇于本月2日凌晨在旺角被捕,并被控暴动,同时也是立法会新界东补选的候选人,他于星期二(十六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回应旺角事件。

梁天奇否认旺角的警察暴动是一个有组织的计划,声称当晚利用立法会候选人的选举权力在旺角示威是一个临时决定,而不是非法集会。

梁天奇认为,当晚的冲突是对政府的警告,也是被政府镇压的公民的反弹。梁天奇驳斥了政府否认冲突与小贩政策或公民对政府行政的不满有关的说法。任何重大的社会事件都必须与政府管理有关。

当被问及旺角警方与市民之间的暴力冲突是否失败或需要向公众道歉时,梁天奇并不认为这是一次失败,也不认为当局势失控时,他承认没有预期事件会升级到这种程度。他形容中国香港在骚乱后是一个变化了的地方。

梁天奇表示:我不认为今年第一天的事件是行动的失败,但这是中国香港做出改变的机会和机遇。

外交部指的是当地激进的分离主义组织。梁天奇拒绝回复任何涉及该组织特征的标签,也不介意如何评论。然而,社会不需要给予个人组织和社会领袖太多的信任,并强调所有参与者都是独立的个人。

他形容该组织的工作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底线。他说,他不介意社会对这一事件的看法,并支持那些面临抵制压力的人。

梁天奇说:我不会回应标签。他们的外交部把它定义为他们喜欢的。我的反应是被他们困住,不是吗?我不想回应。

如果外交部提到我们,我不介意。我认为没有必要过分奉承一些领导人。在演示中,每个参与者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们有自己的计划。在真正的冲突中,他们有自我判断的思维。我们一直反对领导。我们支持群众主动抗议他们想要的东西。因此,我认为说是谁策划的是荒谬的。

事实上,我们不太关心道德高地的主流舆论。中国香港几十年来关心许多事情。这真的改变了吗?中国香港变好了吗?情况越来越糟了。我想每个人都知道。

梁天奇指出,他暂时不打算向受害方表示哀悼。他还说,即使他想表示哀悼,他也只会优先考虑那些被逮捕的人,永远不会向镇压人民的人表示哀悼。

他说,在旺角事件中,超过二十名志愿人员及该组织成员被捕,而只有十多名成员要面对本月二十八日举行的立法会新界东补选。

此外,梁天启的选举邮件中含有自治和自决的未来等字眼,选举事务处表示,这些字眼与《基本法》第一条根本不符,而勇敢抵抗和以武力违反禁令等字眼则被指涉及鼓吹使用武力来达到其目的,并拒绝免费张贴。

梁天奇指出,对于政治审查,他将在互联网上和印刷品上公布未经修改的电子邮件内容,并向公众公布。

在北京,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兼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拉奥·葛平会见了有关旺角骚乱的记者。拉奥·葛平说,任何人对自己的生活区域和环境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是正常的,但扩大到分离主义是不合适的,例如近年来的去中国化,这不是一个普遍的地方概念。

他指出,这一事件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大规模发生,他认为这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他还指出,维护国家主权完整是一项基本价值,应该像台湾独立、西藏独立和新疆独立一样受到重视。

他亦提及《基本法》中的23项法例,坦白说旺角事件更能显示维护中国香港稳定和国家安全的重要性。然而,何时以及如何立法并不简单,需要全社会共同讨论。

拉奥·葛平说:我们希望警察清除有分裂倾向的政治力量,并利用这一概念将它们发展成本土主义和反对民族团结的力量。

即使没有旺角事件,我们仍须立法履行责任。随着旺角事件的发生,我们甚至可以看到需要通过23篇文章。

他强调旺角骚乱不应简化为特区政府和政府官员。重点应该放在事故的性质和原因上。

周二的官方报告指出,骚乱组织者已经提前在网上发布了动员令。许多人戴着面具,拿着自制的盾牌,这表明骚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抗议者表示,捍卫夜市的特征只是一个借口。所谓的政府强迫人民反对也令人费解。他们认为暴乱敲响了警钟,中国香港必须对暴乱说不。

报道又称,中国香港法治形象这两年遭损害,认为本土派实是破坏派,而参与暴乱有许多是活跃的本土派及港独分子,包括被视为罪魁祸首的本土民主前线、热血公民、勇武前线等组织成员,而这些人事后均无例外获得公民党、学民思潮等提供的法律支援。报告还称,中国香港的法治形象在过去两年中受到损害。它认为当地派系实际上是一个破坏者。许多参与暴乱的当地派系和香港独立活动人士都很活跃,包括当地民主前线的成员、热血公民、勇敢的前线和其他被视为主要罪犯的组织。所有这些人员都得到了公民党的法律支持和无一例外地向人民学习的思想潮流。

民政学院发言人黄紫悦认为,诽谤袭击是一种一贯的策略,官方媒体指责民政学院是1700名彩票代理人之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黄紫悦说:我认为我们没有太注意官方媒体总是说的话。事实上,他们希望能有机会在不同的事件中抓住持不同政见者。我相信这也是他们一贯的策略。

中国香港仍然是世界上最繁荣和稳定的地区之一。然而,占领后,作为香港法治基石的中国已经动摇,民粹主义气氛继续泛滥。过去,一些触犯法律的极端分子没有受到严厉惩罚,但得到了一些政治力量的支持。因此,抗议无罪和违法的想法日益增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