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东搬到河南的上市公司是找到了机会还是陷入了困境?

州报道国家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及生态文明建设等政策机遇对园林上市企业发展本应起到强力推动作用,然而有的企业转型之路却并不顺利,面对转型遇阻、业绩持续下滑陷入危机的棕榈股份(002431.SZ),原控股股东不得不放弃“控股权”而寻求纾困。

而来自河南国资背景的河南省豫资保障房管理运营有限公司(下称“豫资保障房”),从洽谈合作到“一拍即合”入主棕榈股份,用时不到半年时间,该公司由一家广东公司变更为河南公司,由一家民营企业转变成为国资背景企业。

陷入危局“另攀高枝”6月14日,棕榈股份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显示,会议审议表决通过了变更公司注册地址、调整公司经营范围、修订公司章程的三个议案。

议案显示,公司注册地址由广东省中山市变更为河南省郑州市,这或代表着棕榈股份正式“转变”成为河南第80家上市公司。

棕榈股份之所以从广东转变成为河南的上市公司,还要从去年讲起。

去年10月,棕榈股份在披露下修2018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时提到,受制于外部金融环境,公司第三季度融资进展受到较大影响。

此外,棕榈股份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3000万元至1.2亿元,同比下降60%-90%。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棕榈股份总共融资金额为120.84亿元,直接融资共计92.05亿元,其中股权融资37.55亿元,债券融资54.50亿元,公开债券五年期融资余额为14.8亿元,而间接融资共计25.60亿元,特别是短期借款余额高达25.60亿元。

面对巨额融资和转型遇阻,公司业绩持续下滑,棕榈股份前任控股股东危机中“萌生退意”,顺其自然被“老朋友”栖霞建设“下了财礼”。

据了解,栖霞建设早在10年前就入股棕榈股份,且自2008年7月以来一直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8年9月,棕榈股份在董秘互动平台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还表示:“栖霞建设自公司上市以来就一直以公司大股东的形式存在,陪伴并支持着公司从传统园林企业转型到现在的生态城镇运营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即便“下了财礼”也不影响“悔婚”。

2019年2月11日,棕榈股份和栖霞建设之前所签的投资框架协议被解除,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吴桂昌等三人将把已收取的1.8亿元预付价款返还给栖霞建设,并使用个人资金向栖霞建设支付补偿款1亿元。

吴桂昌等三人将1.8亿元预付价款退回后,还支付补偿款1亿元给栖霞建设,这么“下血本”反悔背后原来是要“另攀高枝”。

2月12日晚间,棕榈股份发布公告称,吴桂昌及其一致行动人和总经理林从孝将共计1.95亿股,占棕榈股份总股本13.1%的股份,转让给河南财政厅实控的中原豫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豫资控股”)全资子公司豫资保障房,转让价格为3.94元每股。

转让完成后,豫资保障房成为棕榈股份第一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豫资控股成立于2011年5月,是经河南省政府批准,为支持新型城镇化建设,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由财政厅独资成立的省级投融资公司,是河南省政府确定的省级保障性安居工程统贷统还平台公司。

相关信息显示,豫资保障房承诺,将向棕榈股份提供等同于10亿元的融资支持,这对正面临“资金危局”的棕榈股份来说至关重要。

据悉,吴桂昌等人还为此转让设置了对赌协议,保证棕榈股份在2018年至2021年期间经营状况良好,不得出现连续亏损等不利情形,否则将向受让方支付补偿款。

上述动作也引起了市场投资者质疑,认为棕榈股份最终选择河南国资,不仅要退回栖霞建设的预付款还要进行补偿,此外还承担对赌失败风险,这一系列操作是否具有合理性,值得关注。

棕榈股份5月6日公告称,公司大股东拟提名潘晓林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选派马敏为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

10天后,该公司董事会同意选举潘晓林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第四届董事会的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第四届董事会的提名与薪酬考核委员会委员。

上述这位棕榈股份80后“新掌门”潘晓林,据了解为军人出身,作风沉稳干练,拥有丰富的投融资经验,曾牵头成立了河南省现代服务业基金、科源基金、郑洛新创新创业基金、国家知识产权基金等总规模超过千亿,在多家投资及基金管理公司兼任董事长、总经理等核心职位,企业管理经验十分丰富。

豫资控股入主棕榈股份,便是由潘晓林主导并全程参与。

截止到2019年5月4日,豫资保障房已向公司提供的借款余额为6.77亿元,公司采取了以自然人提供连带担保及以部分不动产抵押、子公司股权质押的方式对上述借款提供了相关保障措施。

5月5日,公司又向豫资保障房申请借款额度为10亿元,公司称,此次借款主要用于满足公司日常经营的资金需求。

业绩下滑何时“上岸”棕榈股份此前陷入危机,除了因在转型生态未能获预期收益外,投资体育产业更是遭遇了跨界的失败。

2017年,棕榈股份曾高调投资体育产业。

当年2月,棕榈体育正式设立,随后便收购了英超西布朗足球俱乐部。

当时,棕榈体育称,将紧紧围绕生态城镇+战略,依托英超西布朗足球俱乐部和世界足球博物馆两大核心内容,依托棕榈股份的生态城镇建设能力和资源载体,致力成为生态城镇体育板块综合运营平台。

同年7月,棕榈股份增加对一桐维奇的投资额1.5亿元。

旨在将有效拓宽棕榈股份在大体育产业纵深布局的空间,做大做强体育产业。

然而,跨界十分火热的体育产业,两年时间里却未给公司的主营业务带来有力的助推作用,反而拖累了公司业绩。

2017年、2018年,棕榈体育营业收入分别为147.05万元和301.37万元,亏损则高达1348.16万元和3571.62万元。

此次棕榈股份更换“新东家”,棕榈股份开始了公司资产整合的第一步,出售公司旗下体育产业股份。

5月28日,棕榈股份发布公告称,为实现聚焦主业、增加投资收益,公司拟以2464.28万元的价格将所持棕榈体育23%的股权转让给英足利安,待该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持有棕榈体育的股权仅有5%。

棕榈股份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有利于公司资金合理调配,聚焦平台化、轻资产化、多点盈利化的生态城镇业务,优化战略布局,同时有利于公司实现投资收益,盘活存量资产,回笼低效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然而,对于有了国资背景的“新东家”撑腰,棕榈股份业绩没有出现反转,反而业绩断崖式下滑。

棕榈股份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4.42亿元,同比下滑31.28%,净利亏损1.66亿元,同比下降3307.21%。

其中,公司融资成本上升,公司的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上升65.63%,确认了生态城镇业务中产业配套项目公司的股权转让也让公司投资收益同比下降115.41%。

豫资保障房虽花费巨资入主,给河南新增一家上市公司,但面对业绩大幅下滑、营收净利双降、资产负债率不断增高、高额财务费用、巨额对赌压力等多重影响的企业局面,双方是迎来新的历史机遇,还是或会陷入更深的“泥潭”,值得市场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