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居住的城市不容易居住,也不容易步行。

俗话说,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是普通人的基本需求。

购房限制越来越严重后,北上官对汽车的限制越来越多,这体现在车牌限制上。

上海新政后,上海市交通委员会最近发布了一项新规定,对上海车牌拍卖附加了许多个人条件。

我认为政府增加规模的原因与需求的大幅增加有关。

上海的机动车牌照已经拍卖。过去,上海人对以89,000元的价格出售一块铁板有很好的看法。他们的对策是在江苏或浙江附近买车,买车后挂外国牌照。

上海公安局发布公告,禁止外国牌照汽车使用八条高架道路。自今年4月以来,限制其他省市牌照的高架道路和道路数量已增至12条,迫使你在上海申请当地牌照。

当然,通过这种方式,每个人的申请数量都大大增加了。

总体而言,在北上广几个大城市中间,上海限堵的措施还是比较人性化、比较经济的,那么相比之下,北京就比较简单一点,就是摇号,现在基本上是到693人摇一个号,比例到了0.14%,跟天上掉馅饼没有太多区别,实际上这也给了权利寻租的机会,北京市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和他的儿子就是因为倒卖车牌号,把自己倒腾到牢里去了。总的来说,在上官岭北部的几个大城市中,上海采取的限制交通拥堵的措施更加人道和经济。相比之下,北京要简单一点,也就是说,摆一个数字。现在这个数字基本上是693人一波一波的数字,占0.14%,这与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多大区别。事实上,这也为寻租提供了机会。北京市交通管理局前局长宋建国和他的儿子因为倒卖车牌而被转移到监狱。

广州和深圳采取了妥协的方式,其中一半人摇号,另一半人以与上海相同的价格竞标。

限制卡的数量能解决拥堵吗?然后问题出现了。越来越严格的限制措施,特别是对许可证发放的限制,能解决大城市的拥堵问题吗?

我认为这真的需要一个大问号。

甚至对牌照的限制也没有停止或减少牌照的发放。因此,在路上行驶的汽车数量日益增加。只有通过限制,增长率才会降低。换句话说,这只是为了缓解日益严重的拥堵。它解决的只是增长的问题。事实上,没有办法解决库存问题。

出路仍然是铁路,所以一些地方,如北京,正在考虑向新加坡学习收取拥堵费。

当然,这是一种思考,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解决大城市拥堵的真正办法可能是发展轨道交通。

在世界十大城市中,只有两个发达国家的城市真正解决了拥堵问题,一个是东京,另一个是纽约。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建设四通八达的新型城市轨道交通。

如果乘公共汽车或地铁对每个人来说都很方便,为什么你一定要自己开车受苦呢?这是根本的出路。

我们面前有发达国家城市的例子,我们可以向它们学习。

发表评论